今天是
知行学研
知行学研
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行学研 >> 正文
思想大师的当代遭遇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18日 13:26    作者:知行醒客    点击:[]

这是一个知识爆炸的时代,一个快节奏的时代,也是一个浮躁的时代。深入的阅读和冷静的思考已经成为稀罕和奢侈的事情,历史、传统、思想史已经不再受到现时代的青睐。在当代经济学理论和学术舞台上,经济思想史的研究以及教学遭受了普遍冷落,如何理解这种现象?进一步地,经济思想史重要吗?是不是经济思想对经济理论乃至经济发展没有什么意义?是不是应该把那些思想大师统统拉下神坛?本文是我们对这一问题的简单思考。

我们认为,思想的力量是无可否认的,没有人能够否认思想的存在,也没有人能够否认思想实际地影响或控制着人们的思想和行动。但是,思想具有潜移默化的性质,常常不能够被人清晰地意识到。这是思想大师、思想史受到漠视的原因之一。但是,那些相信上帝的人不是天天在寻找和证明上帝的存在,并且用行动侍奉上帝吗?而相信世界每天都在变化的人,也能够坦然地接受变化,迎接挑战;另外一些人——寻求秩序与确定性的人,则对变化充满敌意。如此等等。

中世纪经院哲学的流行,只不过是要论证基督教信仰,为宗教神学服务。而启蒙运动以来的现代科学的发展,也在诠释着“理性”对宗教驱逐。在现代科学理论和学术舞台上,也演绎着同样剧情的舞台戏——思想对人的影响或统治。恰如凯恩斯所说,那些否认思想重要的人,也不过是某位已故思想家的奴隶。

强调大师的重要性或思想是活着的力量,原因之一是人类思想的具有积累性、持续性。无可否认,让一种思想完全退出舞台是困难的。造成这一事实的原因固然是复杂的。其中之一也许是,许多古人的思想并非完全没有道理,而是常常正确与谬误兼而有之,精华与糟粕兼而有之。孔子、老子、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斯人已逝,但他们的思想却仍然流传、仍然活在当下,依然能够看到继承他们的衣钵人。

当然,我们也还应该看到,“思想革命”的情况也是存在的,尤其是自然科学领域中的一些具体的思想学说。库恩在《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中,提出了反对把科学知识的增长看成直线性积累的观点。也确实能够找到大量的证据。例如,燃素说、以太说……,地球中心说、太阳中心说等确实已经失去了市场。伽利略、牛顿的思想观念也被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做出了重大的修正。

思想史、思想大师的当代遭遇是这个快节奏、浮躁时代的产物。但是,在“快节奏、浮躁”的背后,我们不难看到现代“理性”(工具理性)的身影,是工具理性的胜利制造了这个快节奏、浮躁的时代。工具理性的精髓是以工具崇拜和技术主义为手段,通过精确的功利计算实现目的价值观或思想体系。工具理性是启蒙精神演变和发展的结果,工具理性也制造新的迷信。随着工具理性的极大膨胀,在追求效率和技术控制中,理性也终于由解放的工具蜕变为统治自然和人的工具。

我们已经看到,像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说的“资本”一样,现代史中的“理性”已经演变成了一种异己的力量,强制的开辟着自己的道路。英国通俗作家查尔斯·汉迪在《空雨衣》中描绘了这种“现代化”的情景:所有人都被成功这个目标绑架,不断被驱赶着往前冲,却忘记了生活本身的意义。当然,汉迪对这种现象原因的探析并不深刻或不够准确,准确地说现代社会是被“工具理性”所驾驭,是一个方法与手段崇拜的时代!

 

上一条:经济思想的演进 下一条:让经济学回归真实世界

关闭

版权所有 © 山东大学知行研究中心    地址:中国济南山大南路27号山东大学中心校区    邮编:250100
电话:0531-88361676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