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知行学研
知行学研
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行学研 >> 正文
熊彼特经济思想对经济学理论进步的贡献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18日 13:27    作者:知行醒客    点击:[]

约瑟夫·熊彼特(1883.21950.1),一个既没有被忘记,也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的经济学家。代表作有《经济发展理论》、《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经济分析史》等。也许可以说,由于他对经济思想的巨大贡献,他是永远不会被忘记、不应被忘记的。

本文中,我们不是从“史”的角度,而是从对当前经济学理论意义的角度,对熊彼特的思想贡献做一个简单的梳理,意在纠正当前经济理论研究乃至经济实践活动中的某些偏误。

一、经济活动是整体人类活动中与其他活动相联系的一个部分

熊彼特也是将资本主义理解为一种涵盖了生活各个方面,即经济、社会、政治、法律、宗教、艺术,以及它们“运动规律”的现象,这些领域存在着相互依赖性,即它们是协同进化。《经济分析史》的内容安排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经济发展理论》是熊彼特的代表作之一,在这部书中,熊彼特指出一个重大的社会事实和一个基本的经济学错误:“社会过程实际上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在它的洪流中,研究工作者的分类之手人为地抽出了经济的事实。把一个事实称为经济的事实这已经包含了一种抽象,这是从内心上模拟现实的技术条件迫使我们不得不作出的许多抽象中的头一个。一个事实决不完全是或纯粹是经济的;总是存在着其他的——并且常常是更重要的—方面。”[1]

虽然熊彼特的这一观念极为重要,但是,却它却无力改变专业的经济学家的治学“潮流”——用抽象方法把社会人为地分解为经济活动、政治活动、文化活动等等,然后进一步逐层分解下去。于是建立起了当今蔚为壮观的经济科学大系(财政、金融、保险……)、政治科学、文化科学、社会学大系。社会整体消失了,各部分之间的联系不见了。专业、成果、文章以及研究的人员却越来越多。

我们确实不应该把熊彼特的上述说法仅仅视为一种经济观点,它其实代表着熊彼特与众不同的经济学方法论。正是基于这一方法论,他才看到了社会的整体与联系,看到了理论之屋外的真实风景,看到了“创新”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强力驱动,才成就了他对经济学思想进步的巨大贡献。

二、均衡方法不能把握经济活动的动态性

从瓦尔拉斯、庇古开始,均衡分析方法一直是经济学的当家法宝。无论是微观还是宏观经济学,都是完全的“均衡”思维模式,最终都通往“均衡”,落脚到“均衡”。甚至博弈论也成了“均衡”思维的地盘。但是,均衡思维的基础,实际上是一系列静态的经济概念的堆积和累加,是静态思维的产物。许多人即使对它的局限心知肚明,也不愿意牺牲理论图景的“完美”。经济学智力游戏由此泛滥。

反潮流是需要勇气和底气的。熊彼特则态度鲜明地指出:“如果我们描述一个彻底没有变化的制度,我们确实是在作出一种抽象。……自然事实的领域究竟有多少与经济学有关,是难于一言而尽的。根据人们所针对或向往的理论类型,象(物质)收益递减规律这样的东西,对于具体的经济结果,可能有很大意义,也可能没有什么意义。”[2]

“资本主义,在本质上是经济变动的一种形式或方法,它不仅从来不是,而且也水远不可能是静止的。资本主义过程的这种进化特色,不仅是由于这么一件事实,即经济生活是在一个变动着的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之中进行的,且通过它的变动又改变了经济活动的根据,这件事是重要的,这种变动(战争、革命及其他等等)又时常限定了产业变革的条件,但是它们并不是它的首要的推动者。……开动资本主义发动机并使它继续动作的基本推动力,来自新消费品,新的生产或运输方法,新市场,资本主义企业所创造的产业组织的新形式。”[3]

在熊彼特看来,以往的经济学家是一群“无聊的均衡追逐者”。因为他们都忽视了资本主义最重要的特征:动态性。他认为当时被广为接受的传统经济学的静态模型,都是围绕着均衡这一概念,却并不能捕捉“发展和均衡是相互排斥的”这一特征。“应该掌握的要点是,当我们研究资本主义时,我们是在研究一个进化过程。”[4]

三、经济发展的原因只能在(现存)“经济理论”之外去寻找

由于传统经济学满足于构建经济学的完美理论,就不得不建立起封闭的“理论框架”,用一系列假设(理性人假设、完全信息假设、流动性假设……),把其他因素阻挡在经济理论体系之外。这些假设成为现代经济学理论大厦的根基,离开了这些假设,经济学理论不再成立!这样的经济学是不生产的经济学,无力发现经济、社会进步的真实力量。

熊彼特清楚地看到,“‘静态的’分析不仅不能预测传统的行事方式中的非连续性变化的后果;它还既不能说明这种生产性革命的出现,又不能说明伴随它们的现象。它只能在变化发生以后去研究新的均衡位置。而恰恰就是这种‘革命性’变化的发生,才是我们要涉及的问题,也就是在一种非常狭窄和正式的意义上的经济发展的问题。”[5]因此,在《经济发展理论》中,熊彼特指出:“发展的原因,从而它的解释,必须在经济理论所描述的一类事实之外去寻找。”[6]

熊彼特坚决地宣称:创新“经济发展的根本现象。”再重复一遍:创新“经济发展的根本现象。”我们相信,熊彼特是正确的。

何谓经济发展?“我们所说的发展,可以定义为执行新的组合。这个概念包括下列五种情况:(1)采用一种新的产品……。(2)采用一种新的生产方法……。(3)开辟一个新的市场,……。(4)掠取或控制原材料或半制成品的一种新的供应来源,……。(5)实现任何一种工业的新的组织。”[7] 熊彼特特别强调,“我们把新组合的实现称为‘企业’;把职能是实现新组合的人们称为‘企业家’。……由于是实现新组合才构成一个企业家。”[8]

虽然熊彼特不是提出企业家作用的第一人,但是,如果说经济思想史上有人准确地定位了企业家在现代经济发展的地位和作用,却是非他莫属。诚然,企业家因素迄今不能融入主流经济学框架,但是,需要修正的恰恰是理论而不是现实。

四、“创造性毁灭”(经济演化)的终点是未知的

熊彼特指出,资本主义的发展是一种“创造性毁灭”的过程。创新和技术变迁不停地革新整个经济系统,带来了新的商品、企业和职业,并且淘汰了旧的职业。这就迫使整个社会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并且这一过程是“演化性”的,并且其终点是未知的。

“当人们还没有认识这一点时,研究者所做的工作就是毫无意义的工作。只要这一点被认识了,他们看到的资本主义实践及其社会后果的景色就会大大地改观。”[9]

未来确定吗?回答显然是否定的。无论人们对确定性有怎样的偏好,它只能是一种怀旧式的一厢情愿。同样,经济发展也好、经济演化也好,也无论是什么主义、什么时代,都不能给人们确定性的承诺。我们也不能期待这样的承诺能够兑现。



[1] 约瑟夫•熊彼特:《经济发展理论》,商务印书馆出版,1991年,第5页。

[2] 约瑟夫•熊彼特:《经济发展理论》,商务印书馆出版,1991年,第12页。

[3] 约瑟夫•熊彼特:《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主义》,第104页。

[4] 约瑟夫•熊彼特:《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主义》,第103页。

[5] 约瑟夫•熊彼特:《经济发展理论》,商务印书馆出版,1991年,第70页。

[6] 约瑟夫•熊彼特:《经济发展理论》,商务印书馆出版,1991年,第71页。

[7] 约瑟夫•熊彼特:《经济发展理论》,商务印书馆出版,1991年,第73-74页。

[8] 约瑟夫•熊彼特:《经济发展理论》,商务印书馆出版,1991年,第82-83页。

[9] 约瑟夫•熊彼特:《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主义》,第106页。

上一条:林毅夫教授错在哪里? 下一条:经济思想的演进

关闭

版权所有 © 山东大学知行研究中心    地址:中国济南山大南路27号山东大学中心校区    邮编:250100
电话:0531-88361676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