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知行学研
知行学研
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行学研 >> 正文
林毅夫教授错在哪里?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13日 20:51    作者:知行醒客    点击:[]

林毅夫教授于2017920日在“北大文研讲座”第五十一期上发表了题为“中国改革违背了主流经济学理论,为什么还能成功”?的主旨演讲。应该说,林教授提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但是却提供了一个错误的答案。他认为,全部答案包含在他的“后来者优势”理论里。

林毅夫说道:

“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努力中有一个共同的现象,就是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发展中国家是按照发达国家的主流理论去做成功的,少数几个能够幸运地实现赶上发达国家愿望的经济体,他们的主要政策在推行时从主流理论来看是错误的。为什么会是这样?仔细想来道理也不难明白,因为现在的主流理论都来自于发达国家,总结于发达国家的经验。一个理论是否适用决定于理论的前提条件是否存在,来自于发达国家的理论,自觉不自觉地以发达国家的条件为其理论中明的或暗含的条件,由于发展阶段不同,发达国家那些前提条件在发展中国家大多不存在,发达国家的理论拿到发展中国家来运用,难免会有‘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遗憾。更何况发达国家的条件也在变化,盛行一时的理论也不断被新的理论所取代。”

“现在国内外学界顶礼膜拜西方的理论,认为那些理论很先进,是国际的,无非就是现代西方国家强。1995年《经济研究》创刊40周年时,我写了一篇文章标题为‘本土化、规范化、国际化’。文章中我提出一个观点认为:任何理论都是一个简单的因果逻辑体系,而且,理论是越简单越好;并且,总结于任何一个国家社会的理论,都是对人类知识增量做出贡献的理论。”(我要问,而且谁都应该问:这样的东西管用吗?这是后话,另文说明。

确实需要澄清的是,那个当前流行的“西方理论”真的如林毅夫所说,是“发达国家的经验”吗?显然,林教授的这个说法是错误的!

错误一,“西方国家的成功”与“西方理论流行”之间的逻辑被林毅夫教授错误地概括了——实际上是完全颠倒了。真实的逻辑是:西方国家的成功造成了西方理论的流行!

西方国家成功的两个主要代表——英国、美国,它们的成功主要是历史原因造成的。而且,只能用具有偶然性的“初始状态依赖”。英国的崛起属于典型的“技术强国”——纺织机械、蒸汽机、铁路与造船——然后凭借技术焕发出的巨大生产力,通过贸易与掠夺的手段,建立起“日不落帝国”,成为昙花一现的“世界强国”;美国的崛起则完全属于另一种类型,正如布克哈特在《世界历史沉思录》所指出的:西方文明的兴盛与危机都是历史过程中产生的。我们需要像一个观看艺术作品的人一样仔细端详历史,而不是拿一把理论的尺子去裁剪历史。马克斯·布特[1]在《战争改变历史》充分肯定了战争对历史变迁的作用,当然这是正确的。有点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两次世界大战,把丰裕的资本、人才、技术推向了这片未被战争蹂躏的大陆。美国的崛起完全得益于此。

因此,不是西方的理论培育了西方的成功。而那个当下流行的“西方的理论”也不是西方经验的总结。

错误二,中国当前的成功,并不是“违背了西方理论”,它的成功的确有“后发优势”的作用,但是,完全不是“后发优势”所能全面解释的。“后发优势”的能量不能被夸大。特别显然的是,那么多的落后国家,为什么独有中国成绩亮眼?“后发优势”哪里去了?

我们的结论是:

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最实际的原因是,我们没有去照搬任何理论,而是——(1)实实在在地既依靠了技术进步的力量(虽然是模仿的方式);(2)更建立在它所拥有的超大规模的“市场”上;(3)另外制度变革所释放的强大动力以及中国百姓的吃苦耐劳;(4)还有当前世界的和平发展——是这些因素的叠加,共同造就了中国经济的黄金发展100年。



[1]马克斯·布特(Max Boot1969),美国历史学家。他嘲笑了那些幼稚的经济基础决定论、或者民主体制论,或者单纯的武器论等。获奖著作《为了和平的野蛮战争:小规模战争与美国威权的兴起》。


上一条:《光明日报》刊发儒学高等研究院教师王学典的文章《江山胜迹 我辈登临——谈中国历史传承中的​文化基因》 下一条:熊彼特经济思想对经济学理论进步的贡献

关闭

版权所有 © 山东大学知行研究中心    地址:中国济南山大南路27号山东大学中心校区    邮编:250100
电话:0531-88361676    [网站管理]